主页 > 食品机械 > 正文

2013年海南创业大赛冠军的创业经:苦也是一种幸

发布时间 2021-06-16

  海南大学水产养殖专业的6位同班学生,坚守在自己所学的领域,自主研发出了用于喂养石斑鱼幼苗的卤虫养殖技术和饲料配方,并投之生产,他们攻克海南石斑鱼养殖难题,用辛苦的汗水谱写了创业的第一步灿烂。在2013年海南省创业大赛中,他们夺得了高校组的冠军。

  海南大学水产养殖专业的6位同班学生,坚守在自己所学的领域,自主研发出了用于喂养石斑鱼幼苗的卤虫养殖技术和饲料配方,并投之生产,他们攻克海南石斑鱼养殖难题,用辛苦的汗水谱写了创业的第一步灿烂。

  2013年海南省创业大赛,海南大学海洋学院2009年级水产养殖专业的学生夺得了高校组的冠军。这支水产养殖团队起初并没有被评委看好,“因为我们没有想到这些大学生这么能吃苦。”大赛评委曹同军说。他们最终获胜,与他们特别能吃苦紧密相关。

  水产养殖,是一个与苦相伴,与寂寞相随的行业,6位海南大学水产养殖专业的大学同班同学,坚守在自己所学的领域,自主研发出了用于喂养石斑鱼幼苗的卤虫养殖技术和饲料配方,并投之生产,他们攻克海南石斑鱼养殖难题,用辛苦的汗水谱写了创业的第一步灿烂。

  石斑鱼,一种味道鲜美的鱼。因其营养丰富,被视为上等的经济鱼类。海南是全国最大的石斑鱼养殖基地,但石斑鱼养殖难度大、风险高、成本高,为了降低风险,石斑鱼养殖行业被细分成受精卵培育、苗种孵化、苗种标粗和成鱼养殖四个环节。

  卤虫,一种生物饵料,是喂养石斑鱼幼苗的必需品,但海南市场上的卤虫养殖普遍存在技术落后,生产效率低下,虫类质量不过关等问题。

  江西人李坚、内蒙古人刘傲东、湖北人王成、海南人陈书英、王首信、叶秀通,这6名同班同学,是海南大学海洋学院2009级水产养殖专业的学生,他们一起创办了海南零玖水产科技有限公司,通过研发卤虫的养殖技术,很快占领了部分市场。

  研发的过程也并不容易。李坚告诉记者,他先在试验室养了半年卤虫,2012年他去文昌的石斑鱼养殖基地实习,开始按实验室的技术试养,没想到连做了两批都失败了。“室外环境与实验室差别还是很大,理论和实际操作间也有差距。”

  “你们的技术不行!”别人探索卤虫养殖很久都没起色,他们也不能轻轻松松成功。失败之后面对养殖户等的质疑和“嘲笑”,他们没有气馁,继续跟养殖户交流,并返校请教老师,寻找失败原因。当时是养殖基地免费提供场地,他们提供技术,如果第三批再做不出,他们恐怕就没机会再试养了。

  他们重新调整养殖配方,开始试养第三批,“半个多月,你急不了,每天观察着卤虫的生长。”12平方米一个养殖池,每3个小时喂一次,晚上12点喂一次,凌晨5时30分又要喂一次,一天要喂7次,李坚和伙伴日夜守候在池边。经过15天的漫长考验,第三批终于试养成功了。“我们的产量要高出市场上销售的4倍。”

  “好高兴呀,记得那一天,我们哥俩骑着摩托车从清澜一路狂奔到东郊椰林,跳到海里,痛快地游了个泳。”李坚说。

  2013年他们直接奔赴海南西部海岸去寻找养殖基地合作,开拓市场。“海南石斑鱼养殖主要集中在东部,竞争激烈,而西部由于水体差异,缺少养殖经验,石斑鱼养殖还刚起步。

  他们在乐东找到了一家养殖厂合作,向海南石斑鱼养殖基地提供生物饵料卤虫。“现在有七八十家养殖基地向我们买饵料。”陈书英说。

  几个同班同学按照公司运营各自分工,主要研发人李坚是总经理,刘傲东保研,负责跟进养殖新技术,陈书英负责解决生产过程中的技术问题,王首信负责售后,王成负责财务。

  水产养殖是一个“看起来很美”,实际上却非常寂寞辛苦的行业。看起来美,是它总是与大海相伴,椰风海韵,让人浮想联翩。其实每一个养殖基地都是位置偏僻,交通不便,没有网络没有娱乐,除了一口口大池,你可能“天天见不着人”。

  “只要你能忍,就能赚钱”,采访李坚他们时,他们用这句话来形容水产养殖这个行业。“你能忍多久,就能赚多少钱。”

  那种苦有多苦?他们举了一个例,一池卤虫卖完之后要清洗水池重新放苗,“水池那个臭味就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你想想呀,卤虫的吃喝拉撒都在池子里,有多臭有多脏呀?”刘傲东说。

  而他们通常需要光着膀子,只穿一条内裤跳入池里用高压水枪和草酸消毒剂一点点清洗,先刷再消毒。“12平方米一个池,洗一个池最快也得10多分钟,多的时候一天要洗16个池。”李坚说。“一件新衣服一个月就破了。”采访时,记者看见,他的手上新添了一块伤疤,是在基地干活时被PVC管割到了。

  “苦到学这个行业的没几个人愿意干。”他们说,他们班有50个学生,只有十几个学生表示将继续从事这个行业。“2007级的学长,现在只有两三个人还在从事这个行业。”

  “我很珍惜有一帮志道同合的兄弟,在石斑鱼养殖方面我们越做越有信心。”李坚说。

  苦中也有甜。12月初采访的那一天,他们开着一辆刚刚买回的白色捷达小轿车。“明年的业务会更加多,需要一辆车方便。”截至到今年9月,他们的公司已赚到了49万元净利润,预计全年净利润会超过60万元。

  有了钱,他们并没有挥霍,“每人每月发1500元工资”,其他全部投入新的研发项目。

  卤虫养殖技术掌握后,他们确定了新的目标,瞄准石斑鱼的“苗种标粗”。“三亚市崖城镇已经有一个养殖厂愿意提供场地给我们进行基础研发。”李坚说,石斑鱼的幼鱼养殖,就是从鱼苗3厘米左右开始养,一直养到10厘米左右就出售,但这个环节的养殖目前在海南来说都属于技术难题,是海南石斑鱼养殖行业目前发展的瓶颈。

  “存在的风险很大,有可能一夜之间赔二三十万元。”李坚说,海南目前这个环节的石斑鱼养殖载活率只有约10%,他们想解决这个环节的石斑鱼养殖问题,把载活率提高至50%-60%。

  海南大学的水产养殖专业在全国而言,水平也在中上等。背靠大学的支持,“我们已有一位同学之前研究过石斑鱼的鱼苗标粗。”对于将来,他们信心满满。

  他们因无可比拟的项目“落地性”捧走了海南省创业大赛高校组的桂冠,“创业大赛一路走来最可贵的是听到评委老师对我们项目的点评和指导,拿到冠军更是对我们团队的一种鼓舞。”刘傲东说。

  明年,是他们大学毕业的日子,他们的目标已明确,“明年会更忙。”在苦中追寻自己的梦想。他们坚定地选择自己的路,用自己的所学为海南的水产养殖行业添砖加瓦,他们无怨无悔。钟木生:新项目将强化东莞电子信息产业链